金漆奖

他花20年,在西湖边造1800m²院子,送给自己一件大玩具

当一位从业三十多年的“偶像级设计师”,
先后设计过李叔同(弘一法师)纪念馆、
浙江美术馆、韩美林艺术馆,
以及大剧院音乐厅、企业办公楼、
名流私人空间、艺术会所,
终于决心当一次自己的“甲方”,
会设计出什么样的空间?

最近,一条和旭格门窗一起,
在杭州「光合院」拜访了设计师陈耀光。
他把位于西湖近郊的一处院落
当作一件艺术品、一件送给自己的大玩具,
高度融入私人情绪化的表达,
释放平时工作中无法实现的乐趣。

他花20年,在西湖边造1800m²院子,送给自己一件大玩具

这片室内外加起来共 1800m² 的空间,
陈耀光想了十多年才动手设计,
又花了 5 年时间现场改造。
源源不断的新想法逐渐落地,
越来越靠近他心中的理想之梦。

他花20年,在西湖边造1800m²院子,送给自己一件大玩具

他花20年,在西湖边造1800m²院子,送给自己一件大玩具

如果你是第一次拜访光合院,扑面而来的感受大概是:开放而有趣。它没有厚重的院门,也不似传统江南院落那般对称工整;木料与清水混凝土素面朝天,却到处能看到亲切而诙谐的细节巧思。

“院子和人一样,都在不断地成长。”陈耀光在 2000 年就拥有了这座院子,第一次来到这里时,树木都还没长大,现在早已郁郁葱葱。

时间在这里仿佛可以以固态出现。院落对面,一匹古董石马隔水相望,像从千百年前穿越而来;

他在院中树木的枝干上做了皮带装置,每年随着大树生长而逐渐放宽带孔,用这种拟人的方式去确认人与自然的关系。这是陈耀光关爱自然的表达,“设计是一场预谋,不仅预谋当下的设计,还要预谋未来的成长性”。

许多“景点”都是在这几年入住后才逐渐添置的,“像水一样流出来”,人与居所共同生长,也互相启迪着。

他花20年,在西湖边造1800m²院子,送给自己一件大玩具
陈耀光收藏再造设计作品《玻璃芯》:
看到过去,投射未来;
让岁月苏醒,让精致生活更透明

陈耀光是一位 30 多年的艺术品收藏爱好者,却不希望它们被束之高阁而显得孤独,因此做了大量收藏品再造设计、艺术家具创作,称之为“苏醒”系列——让沉睡的器物重新活起来,以新的家庭成员角色,进入当下人们的生活。

这些倾注陈耀光人文哲思的当代性的创意设计作品,在意大利米兰设计周、韩国光州双年展、上海西岸以及上海 BFC 外滩金融中心等众多国际性艺术设计展览上受到观众的青睐和喜爱。

“将贵的东西放在便宜的地方,是场所精神的自信。”

他花20年,在西湖边造1800m²院子,送给自己一件大玩具

二楼的卧室已被改造成了艺术收藏室

两年前,光合院内还开了一场名为“艺宿光合”的展览,探讨艺术家、艺术作品如何与生活空间紧密粘合在一起。与美术馆中略带距离感的艺术体验不同,光合院完成了一次美学空间与生活的再造,一次生活与艺术的场景式交互。

他期望光合院呈现出一种“善意美学”的空间样貌,无论男女老少、无论受教育程度如何,走进这座院子,都像回到外婆家一样,无需客套,让所有情绪自然地复苏。

他花20年,在西湖边造1800m²院子,送给自己一件大玩具

“光合”的概念,不仅与陈耀光自己的名字暗合,更暗示着一种原始的生长过程,无声无息却蕴含自然能量,成为充满活力的理想生活场景。

简单干净的白灰墙面,给“光合呼吸”提供了空间,而大面积的窗输送着呼吸的原料。

他花20年,在西湖边造1800m²院子,送给自己一件大玩具

设计过程中,陈耀光与旭格一起改善了两面落地窗的窗体构架,在原有的龙骨基础上,计算出最大玻璃极限,最终成就了“整个光合院最大的艺术品屏幕”。

在他看来,窗是建筑的眼睛,本性穴居的人类通过它窥探和了解世界;窗本身也有生命和情绪,就像电视机一样,每次拉开窗帘,都能切换一个全新的频道,包涵了四季皆异的情绪。

“光点燃的不仅是方向,更是想象。没有想象的日子是黑暗的。”

光合院随处可见与光有关的的巧思。东面的落地窗承载了每日的朝阳,陈耀光在窗前墙体中设计了一面隐藏式推拉柜,摆满从世界各地收藏来的艺术品,材质各异却同样晶莹剔透。遥控之下,柜面缓缓推出,逆光穿透藏品,户外景象便长出了第二层表情;

他花20年,在西湖边造1800m²院子,送给自己一件大玩具

客厅角落处高耸的胡杨木,是他在内蒙古额济纳旗旅游时偶遇所得。打开树心位置的光源,便有一轮“水中的月亮”映射在天花板上;

露台上具有一定年纪的铸铁炭炉,成了花的“浴缸”,天空映照在表面覆盖的镜面不锈钢上,云在花间自由流动;

每到傍晚时分,院子里能映照自然万物的无边水池,总能稳稳接住夕阳……理想生活,在不同光影、不同季节的背景里生长着。

他花20年,在西湖边造1800m²院子,送给自己一件大玩具

在陈耀光的设想中,光合院不仅是容纳自己童年记忆的江南院落,更是一种新美学的实验驻地。在这里,随处可见当代与古典的全新对话:

他花20年,在西湖边造1800m²院子,送给自己一件大玩具

茶餐桌是陈耀光原创设计的,千年的花梨木与现代的亚克力沿江南水系曲线咬合在一起,像是冰冻的水流,浓缩成一种新式的江南韵味;

他花20年,在西湖边造1800m²院子,送给自己一件大玩具

西边的卫生间外,一块来自古村落的雕花石窗,悬吊在当代最先进的玻璃铝合金窗外,穿越千年互相对话;透过花窗投射在室内墙面上的光影,也在讲述着时光变化的故事;

他花20年,在西湖边造1800m²院子,送给自己一件大玩具

院子东边有座小小的的石头博物馆,两根原始的石柱边,围着一圈彩色玻璃砖,果冻一般跳跃着。这也是陈耀光在这个自然生长的院落中,刚刚完成的又一次“趣味游戏”。

这些极具现代感甚至未来感的元素,像盐一般悄悄撒落在光合院,让观者在不断拆解惊喜的过程中,产生耳目一新的感受。承载传统的同时,陈耀光始终希望保有一份与未来、年轻、活力交互的勇气。

这片魔幻空间并不排斥当代的智能化科技。“其实人人都喜欢亲近⾃然,但很少有⼈想⽣活在荒原上,应对那些糟糕的⽓候和环境。必要的科技和现代化的技术,可以帮我们实现融入自然的目的。”

陈耀光为房屋选择了旭格门窗,隔绝坏天气的影响,又能实时和大自然互动。

对于当代艺术收藏者来说,构建理想气候是更为紧迫的需求,尤其在江南的梅雨季节,湿度、温差,都需要严格控制。

“这对空间来说,有非常严格的科学系数要求。”门窗作为“五恒”系统中的关键环节,成了一个微妙的媒介,不再只是透明的墙,它的密封性、保温性、隔音性,都要经过精密计算,让艺术与⽣活空间的贴合成为可能,形成理想的“艺宿”生态。

客厅的两处大落地窗作为全屋最大的艺术品屏幕,源于将功能特征与美观设计完美结合的旭格 AWS 65 窗系统,即使外面是秋冬凛风,室内依旧温暖舒适;

提升推拉门嵌合了旭格 ASS 70 推拉系统,操作灵活顺滑,凭借不外露的纤细扇轮廓设计,无论身处室内还是室外,都能享受到通透视野;

院落东侧的旭格 AWS 70.HI 窗系统,拥有整合智能密封系统,即使是大规格窗扇,也能保证极高的水密性。

他花20年,在西湖边造1800m²院子,送给自己一件大玩具

从无障碍出入,到隔音隔热,到带有纤细可视面的全景窗,每种需求都可以找到合适的设计。

作为拥有 70 余年经验的系统窗行业开创者,旭格坚持在全球范围执行统一的工艺制造标准,在进入中国的 24 年来,拥有了大量标志性建筑案例。

“与建筑同寿命”,这是旭格门窗对自身耐久性与安全性的承诺。

而在过硬的品质之外,旭格同光合院一样,保持着一份“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朴素追求,构筑理想气候,在舒适空间中与居住者共塑生活的可能性。

陈耀光说,“让设计消失在空间中,让作品的灵魂从墙缝里渗出来。”一处艺术美学空间,是一场主理人自身理想生活的展览。
对我们每个人来说,何为理想,或许没有标准答案,但对理想之境的探寻和塑造,大概本就是一种理想状态。

文章来源:一条

责任编辑:雷达

特别声明: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文转载仅出于传播信息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平台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文中图片仅供个人学习之用,著作权归图片权利人所有。任何组织和个人从本平台转载使用或用于任何商业用途,须保留本平台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文章或图片被转载,请与我们接洽,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0)
上一篇 2023-12-06
下一篇 2023-12-06

狸巢家居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