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漆奖

千亿雨虹:那些实现了的野心,请叫它梦想!

三年前,当李先生提出千亿市值口号的时候,不少行业群众都笑了,认为李会长的野心真够大。时间进入2020年3月,东方雨虹股价开始了狂奔之旅。到八九月间,几乎整个防水行业已经没有任何人会去质疑李会长三年前的小目标。

“千亿魔咒”终于打破

三年前,当李先生提出千亿市值口号的时候,不少行业群众都笑了,认为李会长的野心真够大。

时间进入2020年3月,东方雨虹股价开始了狂奔之旅。到八九月间,几乎整个防水行业已经没有任何人会去质疑李会长三年前的小目标。

但接下来的四个月,东方雨虹股票虽几度逼近1000亿,但又几度乏力转头下行,1000亿似乎成为了一道难以逾越的大关。

魔咒终于被打破。

北京时间今日9时44分,当玩物丧志的大隐正带着老母亲在云南省腾冲市玛御谷温泉小镇仰拍樱花、温汤濯足之时,东方雨虹股价延续了前两日的强劲势头,来到了42.98元/股,总市值终于突破1000亿元大关!截至下午收盘,股价定格在44.50元/股,总市值达到1044亿元!

当1000亿这个天文数字真的出现的时候,除了几个媒体在欢呼雀跃外,行业却貌似陷入了沉寂。

千亿雨虹:那些实现了的野心,请叫它梦想!

如果你了解东方雨虹创业、发展和强大的波澜历程,如果你见证过近25年来防水行业兴衰更替的春秋故事,你一定不会否认,无论从哪个角度去评判,东方雨虹达成千亿市值都堪称伟业!无论你喜欢它、痛恨它,亦或畏惧它。

这是纯市场化意义上的商业神话。它告诉那些胸怀远方的奋斗者:有些奇迹,你相信,它就存在。

这更是万千草根奋斗的凤凰传奇。它激励那些平凡如蝼蚁的人们: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哪天实现了呢?

酷爱学习,从不打球玩牌泡妞,出行从不选择商务舱的李会长,雄心勃勃,志存高远,其人生终极理想非你我可以想象。

他会不会仰首伸眉,摆出一副“高眄邈四海,豪右何足陈”的pose(像刘强东在2018年京东集团老员工授勋晚宴上那样),在东方雨虹某个内部的会议上,也说上一番同样激情澎湃的话:二十几年过去了,当年我们吹过的牛逼都实现了!二十几年前我们最不靠谱的梦想,今天都变成了现实!

写到这里,大隐忍不住放下枸杞保温杯,默默走向阳台,望向远处的高黎贡山脉,心想:“那些实现了的野心,请叫它梦想!”

千亿东方雨虹,意味着什么?

早在六个月前,就有证券公司开出此题目,邀请大隐为二级市场的投资机构代表们谈谈自己的看法。

此活动最终因故没有举行,今天正好来聊聊这个话题。

01 已呈市场不败之势

由于东方雨虹个别高层对大隐心存戒备,以致于东方雨虹的员工目前没有任何人敢跟大隐正常交往(包括微信)。即便这样,单纯的大隐在自己的文章中却经常不吝对东方雨虹的赞誉,时刻告诫自己务必客观公正。

有些群众总喜欢拿东方雨虹早年的事故讲故事,或者痛陈其当下在市场上的个别作为,否定其取得的成绩和对行业发展的积极意义,以显示自己的高洁和睿智。

这让大隐想起了明代李桢版《六国论》里的一段话——

“夫后世之所以恶秦者,岂非以其暴邪?以余观之,彼六国者皆欲为秦所为,未可专以罪秦也。当是时,东诸侯之六国也,未有能愈于秦者也;其溺于攻伐,习于虞作,强食而弱肉者,视秦无异也。” ——李桢(明)《六国论》

翻译成白话文,意思就是:后人膈应秦国的原因,不就是因为秦国的残暴吗?据我看来,六国都想学秦国所为以达到人生巅峰,未必只是因为秦国有罪。当时,六国中没有一个实力能超过秦国的,他们沉溺于内斗、厚黑和恃强凌弱,跟秦国相比无异于一丘之貉。

如果你视东方雨虹为秦国,那你是六国中的哪一家呢?但愿你不是楚怀王。

千亿雨虹:那些实现了的野心,请叫它梦想!

从战略到资本,从企业文化到品牌建设,从商业模式到价值链,从产能布局到市场营销,从人力资源到执行力,你看到的是一部几乎完美的商业机器。即便是放到建材领域之外更大空间去比较,东方雨虹都堪称标杆一样的存在。

如果非要挑挑刺的话,两年前,大隐认为东方雨虹有三大软肋:一曰市值(目前已极大改善);二曰多元化(后面大隐会提到);三曰…(此处省去两个字,群众可以在留言区谈谈自己的答案)。

大隐曾跟某公司副总裁交流,在他看来,就算行业其余前十企业联手,也未必能在市场上撼动东方雨虹。

事实有可能真是如此。在可观测的视野内,能在市场上打败东方雨虹的,不太可能是它的竞争对手(当然,在局部市场和个别项目上战而胜之的概率还是蛮大的),也不可能是灰犀牛。未来能打败东方雨虹的,只能是它自己,或者说是某只神秘的黑天鹅。

02 行业整合迎来新阶段

1995年-2005年,防水行业经历过民进国退的一轮残酷整合,这轮整合并没有多少科技含量,不过是体制的血脉压制而已。

2006年-2018年,防水行业经历了新的一轮洗牌,这一轮洗牌充其量算抡刀乱砍。

2019年-2020年,随着北新建材、三棵树(或者算上亚士创能)等野蛮人的越境侵入,随着东方雨虹为首的,包括广东科顺、江苏凯伦在内防水企业的市值狂奔,防水行业的整合明显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资本蛮力支撑下的商业模式全面碾压阶段。

商业模式是一个企业得以运转的底层逻辑和商业基础,是最高级别的市场竞争方式,是企业竞争制胜的关键。定位、价值主张、价值链、盈利模式、核心资源/能力、业务活动、渠道通路、现金流与成本结构,任何竞争层面的被动,都能从这些商业模式的要素中找到答案。

东方雨虹的成功,可以说是其不断变革、完善和强化商业模式的结果。显然,随着市值的暴涨,东方雨虹商业模式各要素层面都将得到进一步增强升级。

狼性文化,加上升级强化版商业模式,让东方雨虹将成为一只更为矫健、更为嗜血的霸王龙。可以想象,基于低成本的价格战是迟早的事,基于多金的垫资战谁说不可以?你能说,低价和垫资不算是为市场创造价值么?此外,决策层注意力更聚焦于市场,产能/物流更本地化,一线作战更机动更务实……想想都让人冒冷汗。

千亿雨虹:那些实现了的野心,请叫它梦想!

行业里面谈得上在商业模式上有所设计谋划、有所建树的企业,除了东方雨虹,其他恐怕用三根手指可以数过来,99%的企业恐怕都没认真思考过这项与“战略”同等重要的工作。

那些依赖野蛮生长而成长起来的企业,最终也将因执念于野蛮生长思维而被野蛮绞杀。

03 再度暴走多元化

五大资本天团的尾随环伺;加上深圳卓宝、陕西雨中情、山东宏源、潍坊宇虹等传统强企已不掩饰的IPO之梦;甚至,水面更深处还隐隐闪烁其他野蛮人觊觎垂涎的目光,对于东方雨虹而言,防水领域的发展天花板貌似在四五年后就将显现。因此,从战略的视角来看,多元化几乎又是东方雨虹的必然之选。

李先生的下一个小目标,应该是将东方雨虹打造成中国最大的建筑材料及解决方案集成服务商。出生于1965年的李先生,应该有足够时间去实现自己的新梦想。要完成这个目标,大体需要同时满足三个条件——

(1)主业继续高歌猛进:销售收入突破1000亿元,净利润不低于10%;

(2)多元化取得全面战果:在不少于四个相关建材领域销售收入皆进入TOP2,且最终IPO上市;

(3)各大板块总市值突破8000亿元。

从民用建材、保温材料、非织造布,再到特种砂浆和建筑涂料,东方雨虹布局多元化已久。但之后有两件事,让东方雨虹对多元化产生了动摇:一件是2018年10月的惊魂股灾;另外一件,则是2019年下半年,北新建材挥鞭问鼎鲸吞三家防水企业高调进入防水行业。

但是,剧情的反转来得让人猝不及防。

自2020年3月开始,一度瑟瑟发抖的东方雨虹展示了它在资本市场的长袖善舞——

3月2日,市值突破500亿市值!

4月14日,市值突破600亿元!

7月2日,市值突破700亿元!

7月15日,市值突破800亿元!

8月11日,市值突破900亿元!

一时间,荷包涨满!对手已怯!热血在沸腾!

来人啊,快扶我起来!

要不要多元化?要不要再稳健一些?呸,休得多言,违者必斩之!

防水行业吃瓜群众很快便惊恐地发现,自2020年7月3日至12月31日,在不到180天的时间内,东方雨虹接连发布了13次投资公告,拟投资金额共计178.5亿,圈地近4000亩,拟在芜湖、花都、保定、洋浦、启东、江津、常德、长春、沈阳、南昌、济南、邵阳、郑州等13地投建涉及建筑防水材料、节能保温密封材料、新型功能涂层材料、特种砂浆及绿色民用建材等产品研发、生产绿色建材产业园。

东方雨虹这13个拟建新基地,其拿地面积一个比一个狠,超过400亩的就有花都、启动、重庆和长春等四个基地(芜湖基地拿地390亩),其中,长春基地(加区域总部)拿地量达到惊人的655亩!

以9月4日公布的重庆江津基地为例,我们来看看东方雨虹这一系列投资动作的一些不同寻常之处——

第一,体量大。

江津拿地一共445亩,在13个项目中拿地面积仅次于长春和花都。

千亿雨虹:那些实现了的野心,请叫它梦想!

第二,暗藏玄机。

445亩土地中,成渝区域总部项目用地达到惊人的140亩。单就建设一个区域总部而言,如此大的土地体量真是耐人寻味(当然,长春基地更狠,区域总部用地竟然达到骇人的255亩)。该地段土地非常紧俏,东方雨虹能从天而降切走一大块,能量了得。

东方雨虹拟成立重庆东方雨虹建筑科技有限公司和重庆东方雨虹置业有限公司,来专事成渝区域总部项目的开发建设。

难道,东方雨虹想试水商业地产开发业务?或者,利用区域总部政策,先占有稀缺土地资源,获取政策红利,为后续发展预留空间?

大隐觉得后一种的可能性更大,前者毕竟属于不务正业。

第三,官府承诺给力。

在项目投资协议书“甲方的权利和义务”部分,重庆市江津区政府承诺在八个方面为东方雨虹项目的建设和未来的发展提供支持,其中以下四条尤为精准给力。(为了GDP和税收,真是够拼的)

2. 甲方积极支持配合乙方相关项目申报市重点项目,积极支持乙方产品列入市、区两级政府采购名录,在政府工程及市政工程中优先使用;积极协助乙方开展新型建筑材料的推广应用。

3. 为规范市场,甲方依法依规积极开展同行业非标(国家标准或行业标准)产品清理工作,严厉打击假冒伪劣产品。

……

7. 积极配合乙方争取国家、重庆市有关支持项目建设的投资优惠政策和扶持资金,争取到的政策和资金全部用于支持项目发展。

8. 甲方为乙方提供现行人才引进相关优惠政策,积极为乙方项目公司员工享受本地市民待遇(如落户、就学、就业、就医、购房、购车等)创造条件和给予协调。

采用投资手段,水到渠成地获得政府对市场规范的关注和干预,获得对企业经营的曲线助攻,确实是一种不错的思路。

东方雨虹这一系列高密度、大手笔投资动作,谁看了都会觉得有点疯狂。为了防水主业扩产、产业链延伸和补充流动资金,期间,东方雨虹还在2020年10月15日晚发布定增预案,拟向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发行不超过4.71亿元股股份,募集不超过80亿元资金!

投资之巨,战线之宽,气势之盛,俨然李先生与生俱来、深入骨髓的风格。但大隐脑海里,难免浮现出Adolf Hitler进军西伯利亚的往事。

当然,如果我们站在博弈、各产业竞争格局,以及生产力和资源协同等维度去端详,这不啻是一场既可怕又宏大且富有想象力的战略性多元化产能布局。

东方雨虹的多元化之旅,可能会水到渠成,却未必会一帆风顺。

7月20日,大隐看到某知名涂料公众号发布了一篇题为《闹剧收场?曝林良琦或从德爱威火速离任》的文章。是这位原多乐士中国区掌门人对未来前景没有信心?还是双方经营思路不一致?

如果一味依靠资金输血和资源协同,德爱威涂料固然可以从工程业务杀开一条血路,但却很容易成为一个赚钱却不值钱的巨婴,在资本市场也缺乏动人的故事情节。因此,当东方雨虹跟晨阳水漆收购闹剧扯上关系的时候,有人说这是一盘好棋。事实上,尽管当地政府有促成好事之美意,无奈晨阳水漆的水深莫测,让东方雨虹最终望而却步。或许,东方雨虹未来会看上别的涂料美眉也未可知。

天鼎丰(非织造布板块)传言想赴香港上市,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在大隐看来,支撑防水业绩的高歌猛进与降低聚酯布自用比例、弱化关联交易之间是一个两难的局面,三四年内恐怕很难左右逢源。

刘斌先生掌门的卧牛山(保温业务板块),据说已经开始盈利了,它跟德爱威的情况有些类似——跟着防水业务一起飞。这让穷四代的大隐不禁感慨——有一个富一代老爸真好。

在特种砂浆业务板块,其实东方雨虹很想拉上大鳄HL一起玩,问题是人家愿意么?

东方雨虹的一个重大人事变动不得不提一下:在犹豫再三之后,李先生终于在八九月间将东方雨虹第一美女、民用建材业务的掌门人张颖,调回集团任常务副总裁,接替她位置的,是原东方雨虹工程建材集团的董事长,大名鼎鼎的张志萍。

将工程建材板块的集团职能解散,三大战区直接对集团总裁许利民先生负责;张志萍空降民用建材。其间意图,颇耐人寻味。

经历了邀约收购德高而不成之后,民用建材业务被最终投入西卡怀抱的德高越拉越大,李先生早就有些急了。

上市公司分拆业务另行上市已经没有法律障碍,民用建材会不会成为第一个突围的板块呢?

开弓没有回头箭。东方雨虹这一轮市值膨胀下的多元化狂潮,是另一座高峰的隆起,还是商业黑洞在微笑?

这时,天空飘过六个大字——一切皆有可能。

04 积极意义

千亿东方雨虹的积极意义也是有点。在大隐看来,起码有以下三点:

第一,加速落后产能的淘汰,加速落后企业的退出,进一步净化市场和行业生态。

第二,一个更强大、更健康的东方雨虹,客观来讲,可以称得上是防水行业广大客户群体的福音。

第三,激发那些胸怀大志的中小企业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

文章来源:大隐于水先生         责任编辑:雷达

(1)
上一篇 2021-01-06 19:53
下一篇 2021-01-07 09:03

狸巢家居推荐